当前位置:首页 SUV专区

与其忧,不如干!为焦虑的自主变速器献策|汽车评价

发布时间:2020-05-10

最近,因爱信6AT在华大举合资扩产,兵临城下,日√本变速器企业结成联盟,虽获突破,却还不成熟的自主自动变速器瞬间站上风口浪尖。未来是否还有希望?产业与企业将何去何从?在经历了短暂的Ⅷ震惊、怨愤、恐慌等舆论情绪之后,业界对这件事的认识进入了理性探讨期。正如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所说:“关于爱信合资对自主自动变速器产业的挑战,有三种态度:斗、让、干。”

与其怨恨,不如应对;与其靠人,不如靠己。5月26日,由汽车评价研究院主办的“龙蟠杯”世界十↘佳变速器评选专家团走进盛瑞传动技术交流活动在山东潍坊隆重举行。“干”和“如何干”,成为会议讨论的主♥流。坚定信心、理性应对,成为与会行业专家及主机厂代表的共识,可以说,为焦虑的自主自动变速器产业,献出一份具有实战价值的兵书战策。

盛瑞四惑


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

作为汽车行业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盛θ瑞几乎等同于中国自主自动变速器产业,也基本与8AT划等号。讨论盛瑞的发展之路,也就是讨论这个产业的兴衰存亡。因此,世界十佳变速器评选策划人、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说:“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到盛瑞∥来,是因为产业要有特殊的战略。专家团既是锦上添花,也是雪中送炭。”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国家乘用车自动变速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徐向阳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国家乘用车自动变速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徐向阳为中国自动变速器市场算了一笔总账:到2020年,外资AT年产能约为400万台,其中爱信150万台,自主AT约17α5万台;在CVT方面,总计有330万台的规模;在DCT方面,外资有380万台,自主有400万台,累计780万台。预计,到2020年外资共有1100万台的量,自主有740万台,市场需求基本与产能相符。如果,合资品牌继续扩能,则会出现自动变速器产能过剩,竞争越发激烈。


盛瑞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祥伍

实际上,以盛瑞为代表的自主自ε动变速器这几年发展迅猛。从2014年市场份额占有→率不足1%,到201☆7年已经达到了12%。盛瑞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祥伍介绍,10月份将完成三代8AT的开发试验,明年投放市场,未来一方面实施6AT到13AT,6HT到8HT、再〖到电驱动的纵向发展战略;一方面,实施从2Ψ00 Nm到1000 Nm,从两驱到四驱、从前置到纵置的横向发展战略。计划到2020年,实现变速▐器产品的全系列布局。盛瑞在发展过程中,实施产业链协同发展战〢略,建设了国۩..内首个自动变速器配套产业园,计划在2020年实现百亿级的AT产业基地。同时,盛瑞在探索整零联合新模式,构建新型战略合作关系。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李骏

这样的发展速度和成绩,让几年后再次来到盛瑞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李骏感慨:“今日之盛瑞,已非昔日之盛瑞。”也让李庆文思考:“要对盛瑞的价值再认识。”盛瑞是属于中国的,未来也是世界的,既要自信,又要思考如何保护、扶持这样的企业发展。

然而,正因盛瑞的突破,让爱信放下以往对中国自主车企“一器难求”的姿态,开始大举合资,或也将大幅降价。中国的自主自动变速器应用时间尚短,正处于产业化突〤破最关键的时期,面对在这种冲击,产生很多困惑。盛瑞传动变速器公司总经理王书翰直言有四惑:一是,当前盛瑞的战略是否正确,混动是不是应该做;二是,在中国市场上与6AT相比,8AT有哪些优势,该如何提升竞争力;三是,怎样更好地融合上下л游资源,实现更好的整零合作;四是,盛瑞拥有国家乘用车自动变速▊器工程≤技术中心平台,该如何运用好,做强做大。

针对这些问题,专家团开出5计:

兵书五策

一策:质量

企业┊┋参与非垄断的市场竞争,要想胜出,产品品质过硬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长期在一汽负责研发工作的李骏院士反复强调,必须要狠抓质量,没有质量一切都没有。质量是指客户所认可的质量,客户关注全生命周期的成本,没有质量就没有品牌。“不在于是8AT还是6AT,而在于自主变速器的质量到底如何。”李骏说。质量会增加产品的美誉度,这样自主变速器才能在客户的心里扎下根来。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言辞恳切,他指出,自主变速器企业必须要首先承认自己的差距,知道差距才能有针对性的对策。要承认,与爱信产品°゜相比,当前我们的产品质量水平还有限。江苏龙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石俊峰,更是把自己化身为变速器企业的CEO,换位思考该如何做,他首先要抓的基础就是质量,从供应链上开始抓。河北工业大学教授陈勇,曾经在吉利汽车做研究院副院长,主抓了吉利的自动变速器项目,他回忆吉利这几年在市场上的成功法门:“就是四个字,质量和对标。”


江苏龙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石俊峰

吉林大学汽车研究院院长管欣非常认同企业发ↈ展首先是质量的理念,几年前他也对盛瑞给出过这个建议。虽然盛瑞已经在质量Υ提升上做了相当出色的工作,但质量提升永无÷止境▉,中国汽车自动变速器创新联盟秘书长李盛其为盛瑞“减压”,建议盛瑞要放下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包袱,提质量、降成本、拓客户。


中国汽车自动变速器创新联盟◎秘书长李盛其

二策:纵横

徐向阳指出,从日本变速器企业的发展经验看,变速器企业若想得到较大发展,必须与较大的整车企业形成密切的合作关系,要么有隶属关系,要么有股份合作,要么是战略合作。对于还处于稚嫩期的中国自主自动变速器企业来说,抓住稳定的大OEM厂商,是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李骏称之为“铁杆OEM”,他说国内的发动机企业也是这样做大的,建议盛瑞主动加大接触OEM的力度,“在项目设计阶段接触已经来不及了,要从概念设计阶段开始。╫”他说。


吉林大学汽车研究院院长管欣

管欣建议,最好放眼国际,以资╥本为纽带,与一家OEM实现密切合作。安庆衡赞成这一点,强调要解放思想、借助外۞۞力,实现与OEM的合作。在具体的操作方式上,石俊峰支招,如果资源有限,就集中资源去攻下一个大的OEM。河北工*业大学新能源汽车研究院院长陈勇为吉利和广汽算了一笔账,即便与爱信合资,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可怕,吉利能用上爱信6AT的也就那么几款产品,在两个大主机厂τ那里,自主自动变速器依然有很大的机会。

来自一汽、东风、长城、比速等主机厂的代表也参加了这次研讨,正如一汽产品开发部胡鹏所说:“要拉近和主机厂的距离!比如这个活动,高校的教授和主机厂来到盛瑞,进一步加强对企业和产品的了解,应多组织和参与这样的活动。”

除了纵向的联合,北京理工大学席军强教授还建议,已经拥有国家乘用车自动变速器工程技术中心平台的盛瑞,也要横向合作,为行业发挥更大作用。李庆文认为,中国企业应该向日本学习,建立行业联盟,这一建议得到了现任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的李骏院士的认同。

三策:多я样

服务于OEM,关键在于要从OEM的需求出发做事,管欣认为,必须围绕OEM的需求研发产品:“一个产品能成为一个企业吗?不能只做科技创新成果这一件事。”清华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健分析未来产业发展趋势,认为电动化是不可逆的,纯电动和混合动力,都不需要很多挡位,这就要求盛瑞必须转变思路,产品多样化。

产品品类Ж较多,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就会较强,“要思考,技术┐到底是以技术创新为主体,还是以市场为主体。”管欣说。他建议,要加强与OEM的同步研发能力,多配置做整车标定的人力。管欣和席军强为盛瑞开拓思路,建议开发商用车和军工客户。


中国国际工程咨ч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李万里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李万里说,整个行业都在转型升级,传统的汽车企业也正在把自己转变为出行服务商,在这个背景下,盛瑞的志向不应仅在8AT上,⿳长期目标要定位于提供全系统传动服务的供应商,这样企业想象和思维的空间就大得多。

四策:国︶︷︸际

立远大的志向,必是志在四海。正如李万里所说,不应只看到汽车,只看到国内市场,要看到国际市场,看到所有与传动相关的产业,都要做服务的用户来发展。他说:“大家都说为什么不把OEM这个概念从国内扩展到全世界的范围之内呢?那些国际大公司也是我们的目标,把位定在这儿了,焦虑就会轻松一些。”宋健等几位专家的看法与此不谋而合。


河北工业大学新能源汽车研究院院长陈勇

曾在日本工作的陈勇以JATCO的发展历程举例说明,该如何打入国际市场。JATCO首先拿下了BMW,借此在欧洲有了知名度,之后与爱信给大众服务,都开发6AT,但是大众的实验要求非常严格,赚不到钱。“我想说,有所为有所不为,要进哪些公司,需要考虑。”他说。ↇ

五策:御风

拥有上市公司的石俊峰送给盛瑞16个字:直面竞争、变道超车、玩活资本、对标对手。他认为,其中首要的是要站上风口,为企‍‍‍‍‍‍‍业融到足够的资金来发展。


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清华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健

御风而行,方能万里。宋健首先提到,在汽车℡IT化的背景下,盛瑞应该把旗下的软件业务做强,可以获得国家相关的税费支持。湖南大学教授薛殿伦将这个建议进一步阐述为,可以把企业中长期目标定于“智慧传动引领者”。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赞成这个想法,盼望盛瑞成为一个智能制造的公司ц。‍‍‍‍‍‍

应当自信


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张建武是第二次来到盛瑞,他认为快速发展的盛瑞可以代表自主品牌的企业形象:“对于沉淀下来的东西,实际上是有自信心的,自信心应该是大于焦虑心的。只要努力,是可以走出焦虑状态的。”

全程参与了开放环境下中国汽车发展史的李万里,以史为鉴说明在开放的环境下,应该对行业的发展充满信心。当年加入WTO的时候,基础薄弱的汽☎车行业直面开放的市场,几乎一穷二白自主发动机,搏击至今,不仅没有像当初担忧那样覆灭,还走出来了,“自主自动变速器产业当前面临的情况,比发动机面临的环境好多了,没有理由悲观,应该建立充分的信心!”他说。

李庆文认为,在当前的背景下讨论自主自动变速器的发展,既需要重新认识以盛瑞为代表的企业的崛起到底给行业、国家、消费者带来了什么价值,也需要仔细思考爱信大规模合资方方面面的“为什么↙”,在此基础上,相关部门应该通过各种办法调动资源,在保护尚稚嫩的自主自动变速器产业上有所作为。

上一篇: 传承GTI和R的运动精神 大众ID.3高性能版本曝光
下一篇: 车企在俄罗斯市场的本地化程度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